办公窗帘
联系我们
地 址:河南郑州市工业园23号
电 话:18126989721
Q Q:236987712
主页 > 产品中心 > 办公窗帘 > 办公窗帘
正满头大汗地将不能开锁的单车

  7月11日,记者从长沙市岳麓区政务服务中心政府热线市民服务热线经常接到市民关于共享单车的投诉。据了解,前六月12345接到市民关于共享单车的投诉共205条。这些投诉主要是关于共享单车过多、乱摆乱放以至于占道严重等情况,涉及的地点有市区繁华路段、地铁站、社区市场、商场周边、校园道路、人行道路口、涵洞人行道等。

  在岳麓区西湖公园散步的市民罗先生,在了解记者在调查共享单车后,他告诉记者,5月份的时候,他发现西湖文化园内一栋未完工的建筑内摆满了各类品牌的共享单车。他向园方保安一打听才知道,由于五一放假,市民骑共享单车到公园后,丢在公园里到处都是,园方只好自己来清理园内共享单车时集中堆放。

  从去年开始直到今年5月份,记者每次经过长沙市桐梓坡路白鸽嘴公交车站时,在站台的两边包括人行斑马线的地方,都能看到密密麻麻地摆放着各种品牌共享单车。横过斑马线的行人,要走一段机动车道才能走上人行道。而人行道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从斑马线开始,两边摆放的共享单车延绵几十米,原本较宽的人行道仅能一人通行,整段盲道全被压在共享单车车胎之下。

  记者走访时,在西湖公园遇到共享单车企业ofo的维护人员李先生,正满头大汗地将不能开锁的单车,一辆一辆的扛上一台依维柯。他告诉记者,他们每天都要开车到各处去搬不能骑行的单车,更多的时候是别人联系他们,去把堆积在那里的故障单车拖回维修。李先生苦涩地说:“车太多了,越来越忙不赢了。”

  家住梅溪湖金茂悦的颜女士说:“有的人行道停满了共享单车,我们只好从车来车往的马路上绕过去,真的非常危险。”颜女士认为,共享单车的普及本是一件便民之事,但投放量过多,物极必反。“连正常步行都受到影响,大家感受到的不是方便,而是麻烦。每逢假节日,梅溪湖到处都是共享单车,不能通过单车的步行道的地方,丢弃的单车让行人都难通过,成为一种出行的障碍,共享单车已经泛滥成灾。”颜女士称。

  相关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摩拜单车在长沙投放量接近20万辆,ofo小黄车投放量逾10万辆,加上其他运营企业,长沙的共享单车投放总量已超过48万辆。增势生猛的共享单车,给城市管理带来的难题越来越凸显。

  “目前,就长沙而言,共享单车市场的承载量已达到一定饱和量。”ofo小黄车湖南市场相关负责人认为,共享单车被用户需要的原因是它能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难题,但由于市场竞争,造成一定的社会管理问题。

  哈罗单车相关负责人认为,按照长沙的人口及城市发展状况,共享单车总量控制在40万辆左右算是比较合理的。除总量问题外,目前,长沙共享单车资源存在区域配置不平衡的情况,商区、学校、地铁站附近等人流密集地区单车投放过于饱和,容易造成乱停放的问题,但部分大型社区及人员偏少的区域单车投放又过少。

  “如果不做好运营调度,只是投放更多单车,聚车点只会越来越堵,散车点的车还是不够用。”摩拜单车相关负责人说。

  对于共享单车意见泛滥成灾的现象,记者在采访湖南商学院会计学院代理院长刘建秋时,他表示,共享单车这一原本不错的创意,从市场的迅猛发展到恶性膨胀,正在不断突破城市公共区域的可容纳性,进而造成公共秩序混乱和社会资源的浪费,其实质是资本之间恶性竞争的结果。经济规律告诉我们,恶性竞争之后,最后的结果可能只是一地鸡毛。

  他称,共享单车无序竞争导致的泛滥实质上是一种市场失灵,经济学认为市场如果市场的原生力无节制蔓延,侵犯到公共空间的秩序和安全性,则有必要加以束缚。目前大城市公共自行车“坟场”堆积如山,街头乱停乱放随处可见,需要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进行规范和约束。

  目前亟待规范的有:一是对共享单车的投放进入市场作出规定,提高竞争门槛,减少恶性竞争;二是对共享单车的管理与使用作出规定,规范投放、停车与使用过程;三是对退出做出规定,特别是对废弃共享单车处置做出规定,对废弃的共享单车,企业没有回收的,应该规定一定时间以后的处置问题,消除共享单车“坟场”,优化资源的再利用。

  据相关资料显示,2017年各种共享单车预计投放总量近2000万辆,而这些单车将来报废之后,可能会产生近30万吨废金属,相当于5艘航母重量之和。成堆的单车“垃圾山”时常见诸报端,以万计量的“单车坟场”也已不再新鲜,不禁让人担忧废旧车辆带来的金属垃圾该何处安置?

  在五彩缤纷的外壳之下,一辆自行车由25个部件和150个零部件组成坐垫、框架、车轮、链条、电子锁……这些部件属于金属、橡胶、塑料等,可全车最有回收价值的车架--钢铁或铝合金制品,被回收行业内人士吐槽价格比纸还低而不愿回收。

  据业内人士介绍,再生金属资源的企业也主要集中在南方。实际上,自行车回收的痛点在于废钢铁便宜、量少。据了解,多家回收企业对于自行车的回收报价仅为每辆十几元甚至四五元。

  “共享单车回收的市场本身需求不强,不然会有很多公司进入。”启迪桑德环境资源公司战略规划经理乔方青说,“废钢铁的价格比纸的价格还低,现在汽车回收的问题也很多,回收一台车都可能亏损。”有回收企业表示,如果能够和共享单车公司合作,由单车公司负责回收和运输,回收企业只负责处置再生,才会有一定盈利的空间。有回收企业表示,如果能够和共享单车公司合作,由单车公司负责回收和运输,回收企业只负责处置再生,才会有一定盈利的空间。

  据相关媒体报道,2017年12月20日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哈罗单车)与山东中再生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中再生”)签署战略协议,达成废旧单车回收再生处理合作,以实现对共享单车从生产到报废再到回收的全生命周期管理。

  山东中再生董事长徐铁城表示,此次合作,中再生将为哈罗方面提供单车使用寿命结束后的回收拆解及无害化处理等专业化服务,报废车辆会由山东中再生统一派车运输到就近的处理工厂,根据单车部件的材质差异进行归纳分类,主体车架等金属材料会统一回炉做成金属锭循环利用;车体塑料也会被打成塑料颗粒用于二次加工(如塑料脸盆、汽车内饰等),轮胎、坐垫等无法彻底分解的部分也会进行科学无害化处理。

  目前,哈罗单车在杭州、武汉、厦门等五座城市的第一批报废车辆已被运输到就近的中再生工厂进行分解回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