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窗帘
联系我们
地 址:河南郑州市工业园23号
电 话:18126989721
Q Q:236987712
主页 > 产品中心 > 办公窗帘 > 办公窗帘
随 时都有可能因为路陡而打滑”

  大学新生开学报到时,不少家庭都是全家总动员送行。可西南大学2015级新生刘天琦,既没有亲友团也没有伙伴,而是靠着一辆单车,一个背包,6天骑行了近500公里,从贵州毕节来到重庆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9月10日,刘天琦终于到达学校。“这是我给自己的入学礼物,如果以后遇到困难,我会像这次骑行一样,尽力去完成。”刘天琦说。

  昨天,记者在西南大学见到了90后的刘天琦,经过长时间的跋涉,他所骑行的山地自行车有些磨损,正在寝室对爱车进行维修。

  19岁的刘天琦是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人,今年高考考上了西南大学新闻传媒学院。早在高中,刘天琦就对骑行产生了兴趣,并暗下决心,高中毕业后要进行一次远征。

  今年高考完后,他买了一辆专业的山地自行车,天天在家练习。原本计划去一趟云南香格里拉,但由于父母担心高原骑行风险较大,最终放弃。临近开学时,刘天琦决心独自一人骑行到重庆来上学。没想到,这一行动,又遭到父母的强烈反对。但为了梦想,也为了让父母放心,刘天琦开始在网上寻找骑行攻略,很快手绘了一份骑行路线,并装载好帐篷、水等行李,并最终说服了父母。

  9月4日,刘天琦将90多斤的行李放在自行车货架上,开始独自从毕节到重庆的骑行。

  刘天琦选择的路线道路一路向北,到达四川泸州后再沿S308道路到重庆,总行程接近500公里,耗时6天。

  规划好线路后,刘天琦开始出发,第一天,他骑行了65公里作为热身,“因为第一天耽误了行程,第二天就骑了111公里。”刘天琦说,他第二天从普宜镇出发骑往毕节叙永县,这也是这段路途中最危险的行程。

  当天,骑车行驶在险峻的山路上,这时天气突然逆转,下起了瓢泼大雨。刘天琦说,因为很多路都是上坡,又下着雨,他的脚磨破了,袜子上都是血,却不敢停下来,“若是停下来,随时都有可能因为路陡而打滑”。他就这样接连翻越了公鸡岭、荒天山、青岗山三座海拔超过2000米的大山。

  这一路上,刘天琦说自己是在“穷游”。他晚上都是吃面条,住几十元一晚的招待所,这一趟他总共花了约800元,其中最大一笔花费是70元。“车子的内外胎都坏了,路上爆了4次,我自己修了两次,好心人免费帮我修了一次,但最后实在不行了,只有换掉,一下花了我70元。”刘天琦说。

  9月10日,骑行到学校后,刘天琦给父亲打了个电话报平安,“父亲听后长舒一口气”。

  “骑行过程中,路边很多人为我竖起了大拇指,这个小小的动作给了我很大的鼓舞。”刘天琦说,这次骑行意味着大学生活新的开始,也意味着自己开始独立生活。“这也是我给自己的入学礼物,如果以后遇到困难,我会像这次骑行一样,尽力去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