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窗帘
联系我们
地 址:河南郑州市工业园23号
电 话:18126989721
Q Q:236987712
主页 > 产品中心 > 办公窗帘 > 办公窗帘
例 如一些城市在城市规划建设之初并没有考虑到

  在共享单车发展的三年间,参与竞争的品牌经历了多轮洗牌,但停车难和乱停放的问题一直未能解决。

  近日,在由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人民日报《中国城市报》社、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建设行业分会主办的以“新时代·新能源·新公交”为主题的中国国际城市绿色公共交通大会上,共享单车的治理难题成为与会者的关注焦点之一。

  “这么多年以机动化为主导的道路建设方式,导致城市的慢行系统被慢慢取消,共享单车的出现使得城市重新认识到对自行车的需求,过去欠的账集中爆发了。”摩拜单车高级总监、政策研究院院长田翔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对公众而言,一方面,共享单车为绿色出行做出的贡献毋庸置疑;另一方面,前期粗放投放产生了大量的城市垃圾。而在日常生活中,共享单车争夺路权的问题也令治理者头痛。

  精细化运作成为交通治理者和共享单车运营者共同的选择。以北京市为例,早在2017年9月,北京市暂停新车投放,今年8月,北京市交通委公布了共享单车减量调控方案,单车总量已由2017年9月的235万辆下降至191万辆,下降近两成,这一总量仍有可能继续下降。

  业内有观点认为,共享经济为了满足所有用户的需求,必然走向超量投放,这似乎也被共享单车早期的发展状况所证实。但田翔认为,共享单车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每种出行方式都有自己的定位。“这是边际成本的问题,过量投放会多满足一些用户需求,但也会显著增加成本,这个成本不只是企业要付出的,而是整个社会要付出的。共享单车涉及公共资源,实施总量控制,精细化运营很必要。”

  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进行总量控制,但仍难以完全解决停放难的问题。田翔认为这是城市慢行系统“欠账”的缘故,除了企业过量投放,基础设施供给不足是重要原因,例如一些城市在城市规划建设之初并没有考虑到自行车道等慢行系统,从而导致自行车无处停放。

  “很多城市的CBD或大型商圈,是停车矛盾特别突出的地方,每天早高峰假如有1万辆车骑进去,但只有3000~4000辆的停车空间,剩余还有6000~7000辆车无处可停,企业明知一些用户返程还会有需求,但为了不影响停放秩序,必须把车调度到别的地方去。”田翔举例道。

  今年3月,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在回应共享单车管理服务问题时表示,目前共享单车在发展过程中的确还存在存车难、乱停乱放等问题。

  “管理企业的投放是很容易的,但大家都把自行车骑到地铁站,这跟企业没关系,是大家自己骑过去的。”世界资源研究所(WRI)中国可持续城市项目主任、中国交通项目主任刘岱宗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一位城市规划人士向记者表示,应当以治理停车的角度治理共享单车停放问题,而不是从共享经济的角度入手。

  市场上已经出现了以立体停车库治理停车难题的解决方案,并以同样的原理延展至共享单车领域。上海某公司开发的装配式圆形自行车立体停车库占地面积35.6平米,可以容纳58辆共享单车。摩拜单车也于近日推出“智能车吧”,5个汽车停车位改造为可容纳35辆单车的立体停车区。

  刘岱宗介绍,一个小汽车车位经过设计和改造可以容纳15辆共享单车。“为什么街道有那么多小汽车的停车位,而没有自行车的停车位,这个我们应该来考虑一下。”

  停车难尚有路可寻,乱停乱放则不容乐观。田翔表示,目前通行的电子围栏技术是有痛点的,受限于民用卫星定位系统精度不佳,目前通过此技术不能精准获知共享单车是否在区域内整齐码放,因此人力摆放仍是主要方式。

  “线下管理停车摆放的成本很高,所以有人开玩笑说共享单车企业在自身经营压力极大的情况下,先养活了好多同城物流企业。”一位共享单车从业者向记者表示,在治理乱停乱放上,共享单车企业承担了过重的平台责任。而田翔则表示,共享单车需要共治共享,用户文明骑行停放很重要。